浏家港皇家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全国咨询电话:0512-57386039
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
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

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殡葬文化

首页 > 新闻动态 > 殡葬文化

坟寺与寺院安葬

来源:2021-11-26 07:15:30

    宋代帝陵之外,一般墓葬也修建所谓坟寺,但仅适用于勋臣。据((祖统纪》卷四十六记载:宋徽宗大观三年,“救勋臣威里,应功德坟寺自造屋置田,止赐名额,独免科敷,从本家,请僧住持,不许指占有额寺院充坟寺功德。”这虽然是一条禁令,但却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坟寺的存在,应当是帝陵的影响所致。关于宋代坟寺的建立,有学者进行过研究此从略。

                上海壁葬,浏河公墓,上海周边公墓,上海市公墓,

                        78.jpg


    不仅勋臣修建坟寺,即使安葬于漏泽园者也让僧倡主管,并随着被安葬者数量的增加尔度僧人,以便被葬者往生净土世界。据(($史·食货上六·振恤》记载,“(元丰)三年,又置漏泽园。初,神宗诏:‘开封府界僧寺旅寄棺框,贫不能葬,令裴县各度官不毛地三五顷,听人安屠,命僧主之。葬及三千人以上,度僧一人,三年与紫衣;有紫衣,与师号,更使领事三年,愿复领者听之。’至是,蔡京推广为园,置籍,痊人并深三尺,毋令暴露,监司巡历检察。安济坊亦募僧主之,三年医愈千人,赐紫衣、祠部蝶各一道。医者人给手历,以书所治痊失,岁终考其数为殿最。诸城、碧、镇、市户及千以上有知监者,依各县增置居养院、安济坊、漏泽园。

    河南三门峡出土的(}}州卢氏县漏泽园记》中则明确提出:“上以广朝廷仁惠之泽,下以掩遗骼暴露之苦,将以建佛宫于其口(字漫港一笔者注),日闻法音,演无量义,稗沉魂幽魄,咸证善因,郁气滞冤往生乐土,以子以孙戴天履地,靡有终极,则丰功厚德及于幽明者不可量数,实利益之无穷,罄河沙而未比。这段铭文进一步证明,宋代漏泽园安葬之事不仅由僧人主管,还在其中设立‘佛宫”(寺院),使那些曝尸荒野的人,在得到安葬的同时,能“郁气滞冤往生乐土”。单从这一点来看,不论是坟寺还是设在漏泽园的“佛宫”,其目的都是一样的。

    与在坟寺相对应,宋代也有将死者安葬寺院者,这类记载在文献中屡见不鲜,从其身份来看,既有皇室贵族,也有宫女。据(}'}见近录》记载:“仁宗初撤廉亲政,一日遴出,诣奉先寺。发李太后棺视之,其颜如生。《东京梦华录》卷七“清明节”条记载:清明节之时,“禁中出车马,诣奉先寺、道者院,祀诸宫人坟。《陶朱新录》记载:“内宫人有物故者,皆殡奉先寺,四时遣中使致祭,岁久,立家累累相望。又据张来((奉先寺诗》云:“荒凉城南奉先寺,后宫美人官葬此。角楼相望高起坟,草间柏下多石人。秩卑焚骨不作家,青石浮屠当丘陇。”‘’宋代宫人死后葬在奉先寺,而且实行火葬,坟丘之上立石塔,似乎成为一种制度。实际上,在寺院安葬死者,开始于南北朝至隋唐时期。例如,西魏文帝皇后乙弗氏相传埋葬在麦积山石窟第43窟,称为寂陵d8;隋李静训安葬于长安城修祥里万善道场‘,;唐高宗麟德元年追封长女为安定公主,并将其坟墓由德业寺迁往崇敬寺5口。前者为皇后,葬于麦积山石窟有特殊的政治原因,后两者则是未成年的孩子,说明隋唐时期有将未成年者安葬于寺院的习俗。而宋代于寺院安葬死者,有两种情形:一种是宫女,身份和地位比较特殊,专门在奉先寺设立埋葬区。另一种则是所谓的寄葬寺院,这种情况比较复杂,既有受土地狭窄影响的一面,也有受佛教影响的一面,在河东地区尤为严重。据《宋朝事实类苑》卷第二十三“禁焚尸”条引《倦游杂录》记载:“河东人众而地狭,民家有丧事,虽至亲,悉播熟,取骨烬寄僧舍中。以至积久,弃捐乃已,习以为俗。波杂志》卷十二“火葬”条也云:“范忠宣公纯仁帅太原,河东地狭,民惜地不葬其亲。公稗僚属收无主烬骨,别男女,异穴以葬。又檄诸郡仿此,不可以万数计。仍自作记,凡数百言,曲折致意,规变薄俗。时元枯六年也。淳熙间,臣僚亦尝建议:‘框寄僧寺岁久无主者,官为掩痊。’行之不力,今枢寄僧寺者固自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