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家港皇家陵园官网,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提前1-2天预约!
全国咨询电话:0512-57386039
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
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

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殡葬文化

首页 > 新闻动态 > 殡葬文化

彝族丧葬文化的保护和旅游开发

来源:2021-11-22 08:07:17

    彝族丧葬习俗是彝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研究彝族文化,离不开研究丧葬习俗。但是,这一习俗面临消失。以贵州彝区为例,只有六盘水彝族地区还有约50%的地方比较完整的保留了这一习俗,其他地区虽然有部分还保留这种习俗,但是十数年都看不到一次丧葬习俗活动。这一现状表明彝族丧葬习俗处于濒危状态。这在彝族文化的现状中并非单一的现象,彝族文化的所有事项如语言、民间故事、神话传说、民间乐曲、民间舞蹈、民间工艺、建筑等都处于退化和消失中。从整个世界范围来看,由于工业化进程加快,全民教育受到许多国家的重视,民主政治得到更多人的推崇,并在更多国家实施。交通和通讯的高度发达,使人们感觉地球越来越小,世界各地各民族之间的交往频繁,相互学习的机会增多,科学技术本来就没有国界,全世界人民同样的坐汽车、火车、飞机,同样的上因特网,这种全球化经济下产生的文化相同点一定更多,导致弱势族群丢掉自己古老的文化,接受所谓的先进文化。当然也有不同文化的产生与存在,这是因为有民族文化的惯性在起作用,但是这种惯性也是有限的,共同的东西将越来越多,不适应新社会的一切文化现象都必将被淘汰。因此,弱势民族的文化消失速度越来越快。

             上海壁葬" href="http://www.ljghjly.cn" target="_blank">上海壁葬,浏河公墓" href="http://www.ljghjly.cn" target="_blank">浏河公墓,上海周边公墓" href="http://www.ljghjly.cn" target="_blank">上海周边公墓,上海市公墓" href="http://www.ljghjly.cn" target="_blank">上海市公墓,

                              72.jpg


    从我国的情况来看,作为主流的汉族文化,历代都在影响着其他民族的文化,但这种影响是在杂居地区民族之间互相接触和学习而形成的,因此影响力不大,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另一个民族的文化。而新中国成立后,实现了民族平等,各族人民真正当家作主人,都有机会接受学校教育,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和文化知识。加之当今世界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加速了民族传统文化消失的步伐。首先是通用语言进入了普通家庭,为民族地区营造了良好的学习通用语的语言环境,使少数民族从语言上逐步接受了外来语言,本民族语言逐步衰退。如在彝区,上世纪50年代以前,80%以上的彝族人(主要是妇女和儿童)不通汉语。到了80年代,正好相反,80%以上的彝族人通汉语,剩下的2()'/c主要是60岁以上的老人和学龄前儿童不通汉语。随着语言的退化,其它的民俗事项也逐渐消失。以民间故事为例,古时候的彝族地区社会相对落后而和谐,生活节奏很慢。天黑了,只有火,没有灯,青年人到外面学诗文唱情歌,小孩和老人围着火炉,孙辈们缠着爷爷奶奶讲故事。故事的内容有神话传说、英雄传奇、智慧人物、礼仪习俗等。做父母的在旁边无意中温习了小时候多次听到过的故事,到了自己该为孙辈们讲故事的时候,也能记得清楚;有时年轻人也要趁农闲,向老年人学习各种礼仪、家谱、叙事诗、谚语等。每个彝族人都是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长大,每个人都熟悉自己民族的文化。而随着社会的发展,改革开放的进程加快,物质文明也得到了发展,电视文化迅速进入普通家庭,影响和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方式。再也没有人围着火炉讲故事了,更没有一个小孩愿意坐在大人旁边听民间故事了,图文并茂、影音再现的电视无论从题材、情节、表现方式等,都比民间故事丰富多彩得多,更加能够吸引小孩子。再也没人理会民间习俗,民俗本身对现实生活来说,己失去了原有的作用,因此很多习俗也逐渐消失了。彝族丧葬习俗虽因人们出于对鬼神的畏惧和对亲人的眷恋,以及期望祖灵护佑子孙的念头被保留下来,但是,这一习俗也是在不断退化中,人们大多都是在走过场,对各种仪式的来历、意义一无所知。再加上受到佛教、天主教、基督教等一神教的影响,对祖先崇拜也是半信半疑。种种现象表明,彝族丧葬习俗面临消失。

    全球化经济将会产生与之相适应的文化,所有不适应社会的一切文化现象都将被淘汰,而后产生新的文化现象。从社会发展的角度看,这是正常的。但是,任何一种文化现象,无论它如何古老,怎样“落后”,都有它的优越性,都有它存在的理由。一旦消失,就象物种的灭绝一样,也是整个人类社会不可挽回的损失。而民俗文化事项具有不可复制性和不可逆性,一旦消失,就无法再恢复。因此,对民族文化加以保护是必要的。

    如何对民族文化进行有效的保护,是民族文化研究者需要探讨的工作。过去提出“抢救”的口号,主要是对民族文化进行文字记录和音影像记录,搜集了很多宝贵的资料。这种做法可以把现有的文化现象记录下来,并对其进行文化人类学研究,但是并没有起到有效保护的作用。因为音像记录不能传承,记录下来的东西是死的,即使用人为的方式去仿照,也只是一种表演,人为的表演失去了民俗文化的全民性社会功能。最近的做法是建立原生态民族村和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民族文化的生态环境,让民族文化在原生态下自然发展。这无疑比文字记录和音影像记录好得多,但也有缺陷,建立民族文化生态园必须具备一定的自然条件,范围有限,经费也难以保证,象彝族丧葬习俗这种大型的系统的民俗事项,不可能采用这种方式。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意义也不大,从国内自然保护区的情况看,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或自然保护区的同时,也就是被污染和被破坏的开始。其实,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措施都不能阻止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趋同”步伐,只不过延缓其“衰老”而己。当然延缓“衰老”也是有意义的,人们总是在不断探寻延长民族文化消亡的方法。

    彝族丧葬习俗本身是一种靓丽的人文景观,无论是仪式的来历、过程,都有丰富的内涵和可观赏性,可以和其它的习俗结合起来进行旅游开发。这些习俗都是古代彝族社会的真实写照,是大城市里没有、国外更看不到的景观。最典型的有以下几种仪式:(y场景布置。“青祭棚”!以最古老的房屋建筑立于祭场中间,与周围的马郎营地、“报天旗”以及各种纸火!3’构成一幅古代村落图,具有很强的观赏性,同时,还具有古代社会结构、古代建筑、宗教信仰、民族艺术等方面的研究价值。( 2)“迎宾”和“转厂”仪式。迎宾主要是指迎接马郎家的丧祭队伍,做马郎的人家在现实生活中和东道主家是最亲近的,但在习俗中是双重关系:姻亲和冤家,因为古代彝族各部族之间常常“打冤家”,发生战争,但是这些部族之间是对偶婚关系,所以孝子们是以手执棍棒(当地汉语叫哭丧棒,象征武器)来迎接马郎的,虽不动武,但双方男性都齐声狂吼,并以你一声我一声有节奏的对吼,象征性的示威。马郎家丧祭队伍跟着孝子们一边吼一边放烟花,先是绕着青祭棚转一圈后被带到自己的营地。“转厂”仪式更是活动的高潮。东道主把所有的灯笼纸火扛起来,到每一家马郎营地前请他们进行转厂仪式,马郎家得到通知后带领自己的队伍扛起灯笼纸火,跟在东道主家后,按一定的规矩在祭场上转圈(地方汉语称彝族丧葬习俗叫“转厂”,可能因此得名。彝语“雯残子”,意为“葬尸”)。同时,各家燃放烟花爆竹,而毫师带领男客们在青祭棚前跳起践蛆舞、海马舞等,其时烟花爆竹声、琐呐声、土炮声、主客双方男人们整齐的对吼声、女客们悠扬的哭丧调交织在一起,场面壮观,热闹非凡,具有很强的观赏性。( 3)洒水仪式。此仪式在丧礼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举行,主要意思是孝媳最后一次给死者献水。五服内的孝媳们穿上漂亮的礼服,由自己的兄或弟引领,经过一些程序后,到青祭棚前站立成一排,每人左手执碗,右手拿青树叶蘸碗里的水往外抛洒,两个同伴在旁边为她撑伞。据说孝媳穿美丽的礼服是为了报复自己父母去世时丈夫家族的男人们的狂吼,也说最后一次为公婆敬水,要穿美丽的衣服表示恭敬。这时狈毫要念((悼经踌口特旨路经渔为亡灵指点通往极乐世界的道路。此仪式是整个丧葬活动的第二次高潮,具有民族历史、民族服饰等方面的研究价值,也同样具很强的观赏性。(4)建灵筒仪式。彝族供奉祖先用的是竹灵筒,而不是灵牌。灵筒用一节生长在深山老林里的刺竹做成,一头有口,另一头有竹节,里面放上适量盐、米和羊毛,以及用红绿丝线缠绕的草杆,象征人。草杆有节表示男性,无节表示女性。然后邀请狈毫为灵筒“开关”,“开关”后才是真正的灵筒,否则是阳间的一般物品,没有灵气。此仪式最大的看点是寻找死者的灵魂,使其依附在灵筒里的草杆上的过程。首先要找一块较宽敞的平地,用从青祭棚上拆下来的树枝插成一个象征性的古代村落,有君长位、大臣位,有村头村尾。孝子们跟随狈毫从君长家问到大臣家,再问到耕者家、牧者家;从村头找到村尾,再到野外,终于在魔鬼家中找到了,但是没有办法把灵魂带回来。于是用弓箭射死一只小鸡,用小鸡的灵魂换回死者的灵魂。但是灵魂又跑了,孝子们跟踪到深山的刺竹林里,看到了一竟草,认为灵魂变成了这竟草,于是把草拿回来放在竹筒里供奉。整个过程就是一个精彩的神话故事,而且是通过表演的方工表现出来,这个仪式更能使人产生联想,更加回味无穷。以上是丧葬过程中的一些主要仪式,此外还有很多小型仪式也有研究价值和可观赏性。

    除丧葬习俗外,彝族地区还有其它的民俗现象可以共同开发,如除火魔、祭山神、送魔郎等祭祀性的习俗;火把节、彝族年等节日;水花酒、口匝酒等饮食习俗等等。此外,彝族地区大都景秀丽,如盘县彝区,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构筑了一道靓丽的人文风景线,还有沙河溶洞、八大山、老厂万亩竹林、丹霞山等自然风光;著名土司—彝族君长墓碑、十二营遗址以及老厂古人类遗址等历史文物。周边又有东线黄果树瀑布等景点,西线路南石林及昆明市风光,南线马岭河大峡谷及广西山水,北线六盘水凉都避暑地。民族文化旅游开发,必定能够与周边的景点互通有无、相得益彰。

    彝族丧葬习俗,既有旅游开发价值,又有开发的条件,如能实现旅游开发,还可以增加财政收入,带动地方经济,为当地人民提供就业机会,为民族地区脱贫致富起到重要的作用,更重要的是能够保护民族文化自身,避免民族文化急速消失。特别是彝族丧葬习俗,虽然有重要研究价值,又是靓丽的人文景观,但处于急速消亡当中,而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又没有切实可行的保护措施。但是,如果能够对这一习俗进行旅游开发,将会达到保护的目的。

    首先,丧葬习俗的旅游开发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一习俗。从目前的现状看,绝大部分彝族人不知道丧葬习俗各种仪式的来历和意义,只是照着前人的规矩走过场。如果彝族丧葬习俗实现旅游开发,就需要大批群众参与表演仪式活动中的各种角色,如狈毫、毫师、族老、管事、乐队、舞团等。这种人为的表演虽然没有民俗的基本特性和功能,但参与其中的人都会学到相关的民俗知识,了解到更多的彝族文化的内容,在开展真正的民俗活动时就懂得其中的各种礼仪。这些人又把习俗中的各种仪式表演给更多的人看,大家也就知道了自己民族的习俗,通过这种方式把彝族文化传承下来。

    其次,彝族丧葬习俗中的一些仪式对民族学研究和文化人类文化学研究有重要意义,但是对其真正的含义,人们己不能正确理解,而认为这些仪式是落后的,甚至是不可理喻的。如“践蛆舞”,人们大多只知道这个舞蹈的表面意义,意思是在为腐烂生蛆的死者尸体践蛆赶乌鸦,而不知道彝族曾经实行的是火葬(在凉山彝区,仍保留火葬),后来才改土葬,这个仪式就是丧葬习俗改变的时候产生的。只要揭开仪式的神话的面纱就能还回仪式的真实面目,就能知道践蛆舞是在暗示古代彝族的葬习改革。通过旅游开发,先对部分人进行培训,传授彝族文化各方面的知识,然后通过这些人的表演,让更多的本民族人了解自己古老的传统文化,消除自卑感,树立民族自信心,让更多的彝族人接受并传承自己民族的传统文化这样就可以达到保护的目的。

    其三,作为华夏文化的一个分支,彝族文化和汉文化有不可分割的关系。首先彝族文化大约从殷商时期从华夏文化中分支出来,后来发展成一个独立的文化体系,在发展的同时又历朝历代都受汉文化的影响,彝族文化中有很多的汉族文化因子,但这些文化因子己融汇在彝族文化里,也许己看不出汉文化的痕迹,因为汉文化里早己没有这些文化因子。旅游开发彝族丧葬习俗,吸引更多的人研究彝族文化,研究彝汉文化之间的关系,探索彝族文化的发展历程,从中分离出汉族文化因子,让更多的人了解保护民族文化重要意义,从而达到保护的目的。